绘衣衣衣衣衣

点开……
沉迷镇魂粉上bygg居老师无心学习(并进化为魔鬼(bushi
一只懒癌晚期的过气咸鱼画手
一只中二晚期的气人咸鱼写手
/巍澜/all叶/喻黄/韩叶/双花/杰佣/忘羡/路霍/主吃这几对西皮
很好勾搭w【疯狂明示
微博@白起迷妹要加油
作品转载另用请提前告知哟

嗯,大家好……
亿年不更lo的咸鱼画手我又回来了……
还记得那幅草稿嘛
是的隔了一个世纪后我终于把色上上了
第一张是加了滤镜的……lof滤镜真是好用
第二张原画
临摹 @LA小红袍太太的图 ,学到很多
好的大家再见我又要去潜水了……

摸了一张草稿
奇迹暖暖·游园日记
拍的不咋地滤镜都拯救不了
耗了两个下午啊心力交瘁
颜色等网购的马克笔来了才上
临摹 @LA小红袍 太太的画
原图很好,学到很多
这张完成再画一张战损的飞飞~

【奇迹暖暖-主路霍/带点奥弗】雨

@云朵的梦 的路霍点梗,真难写(✘_✘)点梗:
    “尼德霍格不想让路易再担心自己了,所以对一些致命的伤就没躲,结果被路易发现了。”
    “最好还要有几句奥弗。”
    天啦噜我怎么写啊,放飞自我吧。奥弗我勉勉强强加进去了😂

*如有雷同,你抄的我😉

*不开车,本宝宝是学生党没有驾驶证

*题目瞎起的

*顺便推一下偶滴奇暖乙女文文,链接见评论(捂脸)
——————————————————————————




1

阴雨濛濛。

北地提尔联军和云端军在凌云城交战。

尼德霍格望向窗外,忽然又咳出一口血。那鲜血看起来是那么妖艳,那么……刺眼。多年的征战是他的身体遍体鳞伤,身上缠满了绷带,渗出鲜血。内脏像是搅在了一起,胸口疼的发慌,使他无时无刻不眉头紧锁。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强撑着身体,带领联军取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路易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尼德霍格这样的身体状态,应该好好疗养。否则,他随时可能旧伤复发导致有生命危险。他已经失去了他一次,绝不能再眼看着尼德霍格去送死。

战前,路易不是没有跟尼德霍格谈过。

“尼德……你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要再发动新的战争了。”

“这是我自己挑起的事端,我必须将它做个了结。”

“可是,可是你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路易急了。

“我会注意的。”尼德霍格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

路易了解尼德霍格的性格。这是个顽固的人,认准了什么就肯定会去完成,谁也无法改变。

尼德霍格心里也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不去好好疗养,恐怕撑不了多久。但路易为他做的已经够多了,他不想再让他担心。他是提尔联军的指挥官,就算他自己不愿意,他也必须带领联军去打仗。没有余地,没有退路。

事已至此,或许他最好的归宿,就是在战死疆场。

如果自己死了,联军有谁能领导起来呢?灰影?灰影不行,他最近和苹果联邦的指挥官奥兰多关系太过密切,尼德霍格怀疑他有叛变的可能。毕竟指挥官大人曾经曰过:
            “弗里恩宇宙第一可爱!”

路易和亲爱的苹果指挥官如果知道了他现在的想法,恐怕要气的暴跳如雷吧。






2

决战终究来临。

尼德霍格走在军队的最前列,对面,是一个个充满杀气的云端军。

云端人要夺回被提尔联军占领的凌云城,云端人要夺回曾经的和平。每一个战士都抱着殊死同归的心理,他们不会让绫罗白白牺牲。

可怕的对手。

尼德霍格面对着云端军好像要吃人般的眼神,面无表情,冰冷如霜。

战争打响。

一波波士兵无所畏惧般的冲上去奋力砍杀,为的,是自己心中的信仰。为的,是自己阵营的胜利。

一个个生命消逝在战场上,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具无名尸体。他们也有家人,家人也在等着他们归来,却没想到,再也无法团聚。

战争就是那么残酷。

世界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能用搭配比拼来解决的。联军挑起了战争,自然也要承受战争带来的恶果。但,北地人想要自由,哪怕要承受痛苦和谩骂。

尼德霍格早已厌倦了战争,他甚至希望自己能干脆死在战场上。他死了,路易也就不用再为他担心,为他付出,日日夜夜牵挂着他。战争,也会结束吧。

尼德霍格渴望和平。真的。

电光火影之间,一根飞速行驶的箭矢朝着尼德霍格飞过来,直逼尼德霍格的胸口。不知道处于一种什么心理,或许是不想让路易再担心,或许是希望战争结束,或许是希望自己可以解脱,尼德霍格居然没有躲开。

箭直直的刺入了尼德霍格的胸口。

“尼德霍格!”

远处一个银发男子正奋力的朝他跑过来。尼德霍格耳畔厮杀声惨叫声混杂一片嗡嗡作响,意识一片模糊。伴随着胸口的剧痛,他的身躯像一片枯叶般向后倒去……

入眼,只余一片血红。






3

病房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

尼德霍格缓缓的睁开眼,一起身却伴随一阵胸口的剧痛,眉头不禁皱了一下。

“尼德!你的伤还没好,别乱动啊!”路易正在给尼德霍格冲药。没一会儿,路易捧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药过来,将药递给了尼德霍格,不忘嘱咐一句小心烫。

就是这一句话,使尼德霍格心底尘封多年的冰湖,在这一刻,融化, 瓦解的无影无踪。尼德霍格接过药捧在手心里,水蒸气弥漫着他的面庞。不知怎的,他的眼眶不知不觉湿润了,模糊了……

“你……你能原谅我吗?”

尼德霍格缓缓开口,弱弱的声音在空气中微微颤抖,显得虚弱无力。

路易看着爱人苍白的面色,一股无名之火往上冲。他恨,他恨自己又没有保护好尼德霍格。他想冲尼德霍格大吼大叫,质问他,以发泄自己的情绪。但他做不到。

路易看着爱人黑色的眸子,微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他坐到尼德霍格的床边,用力将他拥入怀中。尼德霍格没有反抗,乖乖的伏在路易的胸口。呼出的热气喷在路易的胸口,路易甚至能感受到爱人扑通扑通的心跳。

路易凑在尼德霍格的耳畔轻声说:“我原谅你。不过,这是最后一次。”

他松开尼德霍格,直视着他的黑色瞳仁:“你很坚强,但我不需要你那么坚强。不管你遇到什么,你的背后始终有我。我希望你能保护好自己,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因为——”

“我爱你。”

“……嗯。”







4

窗外,小雨绵绵。

【奇迹暖暖乙女】【尼德霍格×你】相逢

*为满足自己开了一个乙女的坑。题目瞎起的,小学生文笔,毫无逻辑感。呵呵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写了些什么。

* 其他太太的文也超级棒的哦~推荐食用 @聂涣歌 太太的奇暖乙女文,我这篇文很大灵感来源于太太的文啊QAQ

*码完这篇还有 @云朵的梦  的路霍点梗要写啊,不得不熬夜

*BE高能预警!

*不知道有木有太太愿意看完文文

*大概就是讲了你这个北地姑娘和霍哥的感情线与她战场上短暂而又无憾的一生😳

————————————————————————————

1

新历680年,你是个北地姑娘。

战争已经被挑起,四处战火纷飞,哀鸿遍地。北地就是为战火而生的,每个北地人有朝一日都要面对诅咒的反噬。你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去面对那非人的折磨,但你别无选择。为北地而战,这是每个北地人心中不可磨灭的信念。

北地人想要自由,哪怕要承受痛苦和谩骂。

而你呢,高个子,淡金色的短发,只有蓝色的瞳仁在一堆琥珀色的眸子的姑娘中显得显眼些。整天穿着一身中性保暖风,不过你自己也不在意。这种在他国少女眼中——特别是莉莉丝的甜美少女眼中简直天理难容的打扮,在北地简直就不算是特征。几乎每个北地姑娘都这样打扮,千篇一律。多年的战火和严冬的寒冷让人都不再关注自己的外表——保暖安全最重要。

蓝色的瞳仁啊……怪不得人家都说,你的眼睛像极了女将军尤妮金娜。尤妮金娜,一个在白石人民心中无比敬仰的名字。你不禁想起了小学课本上的那句话:
   “她带来和平,她带来自由,她引领人民走向新生。”

我以后也要成为这样的人呢,你想。

2

那时的你只有14岁,北地参军年龄限17岁——还有3年才可以入伍。北地有王国军和提尔联军两大正规军。仿佛冥冥中有着指引,你决定以后参加提尔联军。

也就是14岁,你进入军校训练。北地的军校统一都是住宿制,逢年过节才能回家看看亲友。刚入军校,你非常的不适应——每个人都这样。以前早就有所耳闻,北地军校的训练极其的苛刻残酷。入校前那点可怜的心理准备已经被彻底磨灭,高强度的训练压的你透不过来气。每一个从北地军校毕业的学生——就算是最差的,也能轻而易举的在他国的考核中拿满分。

也难怪,莉莉丝的少女容忍不了北地姑娘的搭配。她们的战争从来都是过家家似的假象,鲜血从来都是番茄酱的隐瞒。她们无法想象北地战场的残酷,也无法承受虚假和平背后近乎残忍的真相。 你不是没有羡慕过莉莉丝那样的国度,没有忧患,没有战争。但,那对北地人来说,就是童话,也仅仅是童话。

每天被军校的教官训练的哭爹喊娘,拖着疲惫的身子倒头就睡,已经成了常态。还好你有一点基础,不算是优秀也不是垫底的,处于一种中等的水平。不知道有多少个夜晚,你坐在宿舍的窗前,凝望着北地的极光,心中满是惆怅。

很少有时间能去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忙里偷闲去军校的图书馆里转转,随手拿了一本苹果联邦出版社出版的《时代》周刊,选了角落里靠窗的位置坐下来翻阅。

封面上是一位身着黑色北地戎装的男子,他的目光异常的凌冽,让人望而生畏。下面有一行小字: 奇迹大陆年度风云人物第一位:尼德霍格。

尼德霍格?你知道,那是提尔联军的领袖,北地上校,是个厉害的大人物。至于提尔联军,你毕业后就打算参加,正好了解了解。

一行行文字,使你对尼德霍格从无知到敬畏的五体投地。作者总结的没错,他是黑夜中燃起的火焰,是一匹极其危险的狼。

或许你和他的羁绊,就是从此刻开始,再无归期。

3

17岁,你结束了在军校的生活,正式从北地军校毕业。毕业前早就有了打算——参军,成为提尔联军的一员。

在17岁生日那天的清晨,你直奔联军报名处而来。隐隐听说有一场大战要来,因此联军军部对新兵的招募也很重视,联军少校奥杰卡亲自负责此事。

远远的就望见了一片人。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通过考核。很快就轮到了你,你近乎颤抖般的走了过去。

奥杰卡淡淡的抬头看看:“你要加入提尔联军?”

“嗯!”

接下来就是常规的身份信息核查。联军考核搭配比拼的是北地军装主题,你不禁心里暗暗吁了一口气。这个主题也是军校的常规练习之一,自己的成绩也不错,应该能通过考核。

当然,联军的入门考核不可能这么简单。你的对手能力很强,以至于你刚刚的信心有化为乌有。熟悉的搭配竞技音乐响起,你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赛场,去迎接自己的宿命。

事已至此,那就一条路走到黑吧。再苦再累的训练都挺过去了,就是为了这一时刻,还有什么好怕的?

比拼开始。不出所料,你的对手一开场就在前两个属性获得了超高的评分,瞬间拉开了你十几万分。

冷汗不知不觉间渗透了你的衣服。你已经使出了全部的实力,可差距还是那么大,好像永远无法追上。所有能想到的神仙你全拜了一遍,但你知道,你只能靠自己。

差距越来越大,你心中有一种叫绝望的东西在慢慢蔓延。或许,这次真的会输在这里。自己的理想,也就化为泡影了。

但你不能放弃,就算输,你也要完成这场比赛。这是一个北地军校毕业生最基本的素质。

或许是可怜你吧,命运之神青睐了你。你在最后关头两个属性获得了超高的评分,最终以微弱的一万分的优势压过了对手,你通过了联军的入门考核,胜利的天平倾向了你。

你的成绩是完美。

没有什么词汇可以形容你现在的心情了。你心中五味杂陈,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你拿着资格证乐颠颠地转身,结果一抬眼看到一双冷冽而又捎带一点点满意的眼睛。

等等,眼前的这个人是谁来着?好像在杂志上看到过诶——

尼-德-霍-格!

“上、上校好!”你在慌乱之中向你未来的上司问好。虽然有过见到尼德霍格本人的准备,但当他冷冽的眼神扫过你时,你还是不自觉地颤抖。

畏惧。从心底而生的畏惧。

刚才你比拼时,尼德霍格正好办公回来路过这里,正巧看见你坚持不懈使出全力去比拼的专注神情。

“嗯。”上校也只是淡淡的回了你一句,紧接着便转过身走回了军部。你并没有看到那一刻他脸上浮现的笑意,嘴角勾起的弧度,还有那忽然变得柔和些的眼神。

你也并不知道,你与他,本不应有任何交集的两个人,就在此刻,在命运的轨道上,相逢。

4

地狱。

提尔联军的训练,就是地狱。

当加入提尔联军的那一刻,你就注定要接受这样的宿命。

无时无刻不在比拼,比拼完了还要拖着随时可能倒下的身子去参加军事锻炼,实战演练。

提尔联军用武力挑起了战争,他国同样也会用武力来对抗。战场上,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用搭配比拼来解决,同样也会有牺牲,有战士为了各自阵营的胜利而付出生命。联军希望每一个战士都能够在残酷的战场上存活下来。优胜劣汰,唯有强者,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因此,训练不得不残酷,只是为了让你们能活下来,让联军获得胜利。

你在一场场大大小小的战役中成长着。

你不再是一个刚入伍的、毫无经验的新兵,你已经不再畏惧一切,你已经成长为了一个武装到心灵的战士。

或许是大战临近,尼德霍格来军营视察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你也不再畏惧尼德霍格了,你的搭配和军事成绩已经在和你同一届的新兵中崭露头角,算得上数一数二。

很多次,尼德霍格就像两人第一次相见一般默默地站在你身后,看着你搭配,看着你比拼,看着你跑步,看着你演练。很多人跟你说,自从你加入联军起,尼德霍格脸上又有了久违的笑容。当这些人这样跟你说时,你心中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但当你面对尼德霍格时,你的脸上会不自觉的泛起红晕。

悸动。

尼德霍格当然不会任由这些吃瓜群众在背后议论纷纷。凡是传过你与他的传闻者,一律严惩。谣言虽消失了,但你与他的心中对于自己对对方的情感,都心知肚明。

还是好好训练吧。

5

北地,联军军营。

大战在即,奥杰卡站在台上做最后的动员。

“此次是我们联军与无名骑士团的首次会战,胜负至关重要。‘雪之心’设计图,我们志在必得。”

“从你站在这里起,你就与七国所谓的光明背道而驰了。”

“我们见过不少临阵退缩的,我再问一遍,你们清楚自己做出了什么样的选择吗?”

“清楚!”你与其他战士大声喊。

奥杰卡点点头,似乎很满意你们的回答:“不错,希望你们在战场上也能如此坚定。”

尼德霍格缓缓地走上台,冷冽的眼神环顾四周。

“现在这个世界,被虚伪的和平围绕,人们向诅咒妥协,沉迷于荒谬中却不自知。我们需要粉碎它的力量。”

“我并不在意他人的评价。鲜血和牺牲如果无法避免,那就面对它。”

你感觉全身都燃起来了,一股热血直冲头顶。

“联军必胜!!!”

你与战士们的喊声唤醒了整片沉睡的雪原。

你忽然想起那天尼德霍格对你说的话。

“如果这次战争胜利了,

“你愿不愿意——

“和我在一起?”

你当时没有回答。

因为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活着回来。战场上,一切未知。

6

决战时刻终将来临,你也终将走向硝烟。

战前,你默默地抚摸着自己的那杆枪。教官说过,你的这杆枪与女将军尤妮金娜的枪是同一个型号。得到它,是无上的荣耀。你也希望,你不会辜负这杆枪,你会给这杆枪增光添彩,再创辉煌。

冰魂峡谷外,尼德霍格走在联军的最前列,对面是路易带领的无名骑士团。

战争打响。

一个个士兵倒下,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死去,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转眼间变成了一具无名尸体。一波波的士兵倒下,又有一波冲上去,好像战争永远不会结束。

你不知道自己杀了多少人,血脉诅咒的反噬让你强忍着痛苦去拼杀。你早已对战场上喷洒的热血感到麻木,毕竟每一个北地士兵都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

战争就是那么残酷。

7

你看着自己胸前喷洒的鲜血,晃了晃遍倒在了地上。视线变得越来越模糊,眼前看不清什么东西了,只余一片鲜红。

你被不知名的敌人击中了胸口,鲜血不断的溢出。你知道,自己一会儿就会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被人践踏,被人无视。

生命终究会留在战场上啊。

鲜血已染红了那片雪地。远处一个身着黑色戎衣的男子好像在向你跑过来——尼德霍格。

他的声音在你耳畔嗡嗡作响。你不知道他对你说的什么,但你知道,他很焦急。

你忽然想起了尼德霍格那天对你说的话。自己果真是没有办法回去了,要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

你拽了拽尼德霍格的衣摆:“我……咳咳……我愿意……”

他好像又说了什么,但你的眼前一片漆黑。生命的最后时刻,你的思绪飘回了那个你与他第一次相见的场景。

和平快到来吧。那时候,你与他,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在北地的初夏,欣赏着午夜的极光——

此生无憾。

奇迹暖暖·提线格莱斯

*提线格莱斯套装的文案

*近期可能会开奇暖乙女的坑
——————————————————————————

我睁开双眼

第一个看到的就是你

一个什么也看不见

神情却异常激动的小老头

你告诉我

是你创造了我

我是一个提线木偶

我知道自己天生与众不同

我不知道我应该庆幸还是悲哀

因为我是一个有着灵魂的提线木偶

我讨厌被人任意操纵

日复一日的表演着

一切的动作都是机械性的重复

连脚下的舞步也被人轻易左右

我是拥有灵魂的提线木偶

脸上却被迫挂着永远的笑容

谁看见我眼中盛满心酸的泪水

真正的痛苦只能我独自感受

在我看见你笑容的那一刻

我第一次感觉到生命的美好

那种感觉震撼了我

我仿佛明白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我的每场演出你都在台下

即使眼睛看不见

却露出一种满足而又幸福的表情

这是我前进的唯一动力

烈火的灼烧我不觉痛楚

利刃的刺割我毫无知觉

谁来告诉我

为何那颗早已粉碎不再跳动的心

会让我阵阵悸动

是不是只要我挣脱提线的枷锁

我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自由

就能追求自己心中的梦想?

我只是个提线木偶

一根细线决定了所有

染血的身躯即使破败

也求为你跳

最后一支歌舞

【奇迹暖暖-N多cp】暖女儿生日特辑

*一个神奇的脑洞,汇集N多cp~

*抑制不住写文的冲动产的粮(≖_≖ )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第一次写甜文,之前写的都是BE

*我居然给一个换装游戏写了同人,奇暖真是个神奇的游戏

*祝暖女儿生日快乐
————————————————————————————

12月6日。

莉莉丝已进入寒冬。放眼望去,一片白茫茫。大街上人不多,一派宁静祥和。

尼德霍格双手交叉放在腿上,眉头微皱,思索着今天的安排。洁洁云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总理大人,您的咖啡~”

尼德霍格抬起头,接过咖啡,抿了一口。洁洁云看着总理大人,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今天的总理大人真帅啊……”洁洁云心想。她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使本就甜美可人的莉莉丝女孩越发美丽动人。

尼德霍格看着这样带着娇羞情态的洁洁云,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略带戏谑的微笑。

他的小姑娘,果然是越来越好看了啊。

尼德霍格把咖啡放在桌上,看看走神的小秘书,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你盯着我干什么?”

洁洁云听到尼德霍格叫她,晃过神来,手忙脚乱:“……对不起总理大人,我不是故意的……哎呀!”

慌慌张张的小秘书一不小心又闯祸了,打翻了尼德霍格还未喝完的咖啡。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咖啡打湿了旁边的一个精致的礼物盒!

“啊啊啊啊啊啊!!!这怎么办啊……总理大人……我……我……”

尼德霍格皱皱眉,拿过那个浸湿的礼物盒。上面贴着的卡片还能隐隐约约看出“赠洁洁云”的字样。

“本来要送给你的小礼物,可惜被打湿了。”

“送给我的?可是……今天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呀……为什么送给我呢……”

“我想送给谁就送给谁,听明白了?”

“听明白了……”

她的总理大人,说什么都是对的。

想到这里,洁洁云不禁低下头嘟起嘴来,她为自己失去了总理大人送的小礼物而感到郁闷。尼德霍格看着这样跟自己生闷气的洁洁云,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委屈的某种动物……尼德霍格瞬间被萌到了,脸上绽开一个温柔至极的笑容。

尼德霍格悄悄地从身后又拿出一个礼物盒,绕到了洁洁云的身后。洁洁云一抬头,便落到了一个温柔的怀抱中。

洁洁云的脸顿时涨得通红。

“总理大人,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尼德霍格把这个新礼物盒塞到了洁洁云的手中。

“那个湿了没关系,还有这个。”

洁洁云一看,礼物上贴着的卡片上清晰地写着:赠暖暖。

【暖暖的内心是崩溃的】

“?!”

“这是我给你的礼物,洁洁云。”

“我爱你。”





另一旁,暖暖的卧室。

暖暖看着总理办公室里紧紧相拥的黑发男女,不禁有些郁闷。今天过生日的暖暖已经收到了啵啵,大喵,苏苏,奥萝,以及远在云端无法赶来为她庆祝生日的绫罗等等等等旅途上结识的朋友送来的礼物和祝福,唯独缺了每次都早早送上祝福的海樱。

夕阳已经染红了西边的那片天空,莉莉丝即将入夜。暖暖依然没有收到海樱的祝福。

5点,没有收到。

6点,还没有收到。

7点,依然没有收到。

7点半,居然还没有收到。暖暖的信心基本被磨光了,她想,如果海樱再没有消息,她就要打电话联系海樱了。

暖暖不相信海樱会忘记她的生日。她在焦急和紧张中等待着,只为等到来自海樱的那一份祝福。

暖暖卧室对面的那栋大楼里,海樱看着暖暖坐立不安的样子,微微一笑。她怎么会忘记她的璞玉的生日呢?

7点45,暖暖拿起了手机,拨上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忽然,手机铃声响了,屏幕上显示“海樱来电”。

暖暖微微颤抖着接通了这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令她安心的海樱的声音。

“暖暖,看窗外。”

暖暖转身,天空在那一刻绽放出无数绚丽多彩的花朵。五彩的线条唤醒了寂静的夜空,旋转着,舞蹈着。8点整的钟声敲响,一声一声敲在暖暖的心上。伴随着钟声的,还有海樱来自身后的祝福——

“生日快乐,暖暖。”





烟花照亮了夜空,也照亮了莉莉丝王宫的后花园。罗伊斯和黑卡正坐在后花园的长椅上欣赏着海樱特地为暖暖准备的烟花盛会。

罗伊斯看着一朵朵绽放的烟花,一脸兴奋:“黑卡,下次你过生日的时候,我也给你准备一场这样的烟花表演吧!”

黑卡依然一脸冷漠:“主人,你还是多做点有用的事吧。”





至于奥兰多和弗里恩……(捂脸)





莉莉丝的夜,依然那么宁静祥和。

【奇迹暖暖-暖绫】青鸟哀(二)

*一个脑洞,连第一篇一起食用更佳。

*其他大大的文也给了我一些灵感的啦。

*暖绫好带感。
————————————————————————————

战后的凌云城,风滞云凝,尸山血河,满目苍凉。

暖暖站在河边,手里托着一盏河灯。夜很黑,河灯在夜空中散发出温暖的光芒,给予了过路人一点希望。暖暖的脸上还有水痕,是泪。

暖暖蹲下来,把手中拖着的河灯小心翼翼的放进了河里,默默地注视着它远去。河灯随着河波越漂越远,逐渐成为了一个小小的光点。

不知不觉中,渐渐远去的河灯在暖暖的眼中模糊了。两横清泪从暖暖脸颊上滑落。

暖暖望着河灯,想到了那个雨夜凌云城的战火,绫罗指向那片深邃天空的手。

想到了那个银发青年,小青在空中的哀鸣。

想到了罪魁祸首尼德霍格面若冰霜的样子。

那个雨夜,已经成为了暖暖最不愿提及的一段回忆。

她痛,这种失去最亲密的人的痛,她无法承受。她的心早已在那个雨夜被撕裂了,粉碎了,随绫罗远去。

绫罗,你在那边,还好吗?

河灯渐渐消失在了暖暖的视线中。啵啵不知何时站在了暖暖的身后,她的目光异常的坚定。她有些犹豫的拍拍暖暖的肩,似乎不忍心打断这庄严寂静的送别仪式。她的声音微微发颤,在夜空中显得那么轻柔,但却蕴含着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

“暖暖……绫罗已经离去,我们也该继续接下来的旅程了。”

暖暖晃过神来,缓缓的站了起来。她伸手拂去了脸上的泪,抬起头,亮晶晶的瞳仁里,闪烁着对未来的希望。

“是啊……该继续了。我想绫罗也不想我们就此止步。”

暖暖望向远方。凌云城内,隐隐有战火喧嚣。火光烧过了那片天空,晕染着天边的那片晚霞,隐隐约约好像有一个女子来过。

绫罗,我不会辜负你为了和平所付出的生命,我以凌云之名起誓,定改奇迹大陆命运,夺回曾经的和平。

直至黑夜过去,迎接崭新的黎明。

奇迹暖暖·手绘书签·爱丽丝时空

今天花了1.5个小时完成了这个书签~

对于一个没有水溶彩铅,没有高光笔的学生党来说,能画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好啦~

心满意足ing

【奇迹暖暖-绫罗】青鸟哀

*一个脑洞,延伸了一下绫罗之死的剧情

*心疼我绫罗T^T 

*尼德霍格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啊啊啊
————————————————————————————

阴雨濛濛。

凌云城下,提尔联军已如猛虎扑食般攻入。驻守凌云城的士兵一个个倒下,鲜血染红了这片热土。他们用生命捍卫这座城的尊严。

已经没有人记得有多少鲜活的生命被屠刀夺去,也没有人记得有多少喷洒的热血被雨水冲刷。没有人会记得他们——这些战争的牺牲品。但,他们永远活在云端人的心中。

倒下的士兵越来越多,地上甚至被尸体覆盖。提尔联军早已对战场上惨烈的场面所麻木——这是战争的后遗症。凌云城已是千疮百孔。北地赢了,赢得毫无疑问。

北地上校尼德霍格面无表情的走上城楼。他身着一身黑色戎衣,看上去如同黑夜的杀手。他走的每一步都践踏在云端人的心上,绝望在空气中蔓延开来,一朵乌云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

而就在让人大气不敢出的压抑中,一个身着飘逸紫衣的云端女子走上城楼。她的手中举着剑,反射出的光刺在提尔联军的戎装上。她看起来是那么温和,那么柔弱,与普通女子无异。但,她的目光却异常的坚定,亮晶晶的瞳仁里,闪烁着希望。她背负着这座城里所有人民的未来,她背负着这座城对她的希望。

绫罗!绫罗!暖暖在心中无声的呐喊着,祈祷着。她知道,绫罗胜的几率极小,可能会搭上性命。暖暖不愿与绫罗永远分别,但绫罗执意要保护凌云城。她恨,她恨自己是那么无力,她恨那狠毒的侵略者。她只能在一旁默默为绫罗鼓劲,其他的,什么也做不了!

绫罗自己也清楚现在的处境。但,她必须保护凌云城。这是她的家,这里承载着她美好的回忆,她不能放弃这座城!绝对不能!

绫罗举起了剑。她的眉上微微沁出汗珠,眉心紧锁。尼德霍格脸上依然没有表情,只是微不可见的皱皱眉——血脉诅咒的反噬。二人举剑相对。

“尼德霍格,你竟敢逆天而行!”

“呵……云端人都喜欢谈论天命吗?”

尼德霍格突然纵身一步将剑刺出。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尼德霍格猛然刺中绫罗,绫罗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剑直直的刺入绫罗的腹部,殷红的血渗出。

“但事实是,强者创造命运,弱者顺应命运。”

绫罗瞪大了水灵灵的眼睛,如同一片没有生命的枯叶般斜着倒了下去。凌云城忽然静了下来,厮杀声、哀号声都忽然停止了,静的出奇。

“这,就是你的命运。”

“绫罗!绫罗!绫罗——”暖暖扑了上来。她慌了,彻底慌了。她以为自己有心理准备,但,她真的不希望绫罗去死,去牺牲自己的生命!!她不接受!

似乎从一开始,就在宣告着这样的结局。

鲜血已渗透了绫罗的衣衫,在绫罗的衣上绽出一朵妖冶的花。那红是那么鲜艳,那么……刺眼。暖暖想为绫罗止血,但,血就像止不住似的往外涌,暖暖绝望了。凌云城上空响彻暖暖,啵啵和大喵的哭喊。无论北地军还是云端人,都在这一刻向绫罗表示最诚恳的敬意。

抬头,尼德霍格那冰冷冷的面庞映在眼中。那个罪魁祸首摘下军帽,盖在胸前,向绫罗深鞠一躬。这是对手之间的尊重。

“用不着你假惺惺,刽子手!!!”啵啵猛然站了起来,一改以往的萌罗性格,针锋相对,字字诛心。

殊不知,尼德霍格的心中其实也经受着煎熬。他与绫罗无冤无仇,他却夺走了她那么年轻,那么美好的生命。可,谁让他的命运早已被北地军方安排好了呢?谁让他只能扮演反派角色呢?被人厌恶,被人唾弃,他别无选择。他发起了战争,就必须承担战争所带来的一切痛苦。

不知何时,天空那边出现了一抹移动的纯净的蓝,在黑暗的天空中显得尤为特别。近了,是一只大鸟。那鸟的眼神竟是那么的悲伤,那么绝望。

“小青……你也来了……”

绫罗越来越虚弱,她的生命正在极速的流逝。绫罗拗执的费力的把手指向天空,指向那片看不透未来的漆黑天空,好像要够到什么东西。暖暖知道,绫罗想够到的,是她一直追求着的和平。

“我曾许诺,要成为大陆最伟大的设计师……”

“让战争……不再发生……”

低低的嗓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那么无力。

“可惜,办不到了……”

绫罗的手缓缓滑落。暖暖只能眼睁睁看着最后一缕光彩从她的眼中流逝。绫罗脸上还有水痕,是泪。

远处的灰烬中走过来一个恍恍惚惚的银发男子。他走过来,抱起绫罗,笑了笑,哭了哭。那笑,却是那么苦涩。

“绫罗……夜芙海棠已经开花了,我们,回家吧。”

银发男子抱着绫罗转身离去。暖暖默默地注视着他们消失在视野中。暖暖最最珍视的人,已经随着凌云城的沦陷,永久的离去。

凤死梧桐老,霓裳上将台。

凌云摧剑舞,戚戚青鸟哀。

奇迹暖暖·北地·冰风战歌


北地王国的初夏

被称为白夜的奇观

雪原映着午夜的太阳

发出耀眼的光芒

你可曾在明星升起的原野上

听见北风的歌声?

它歌唱着逝去的诗篇

它歌唱着自由的远方

他们把你诅咒

我却将你歌颂

我暗暗怀着希望

恳请着雪原的凛冽和温柔

人们总爱讲述尤妮金娜的故事

却无人提及她离开白石的勇气

面盔上佩戴着白石雪鹰的尾羽

那是她早年狩猎的战利品

她引领自由

她带来平等

尤妮金娜的故事在广阔的冻土上被反复吟唱

照耀着每一颗不屈的心灵

明日此时

晨光会明亮的照耀

夜色将变得朦胧

飘零的雪花在梦中闪闪发亮

风雪掩埋之处

是我们久别的故乡

————————————————————————————

冰风战歌套装的文案,我把它组合编排了一下,就是这首诗啦~

真心觉得这套文案写的不错(。>∀<。)